admin欢迎访问山东画报!注册会员 登录

晚清经典力学的传入

日期:2013-10-30 16:14:38  浏览次数:1次  我要评论

书名:晚清经典力学的传入

作者:聂馥玲

出版:山东教育出版社

定价:48

《重学》是鸦片战争之后传入的首部系统介绍西方经典力学的著作。《晚清经典力学的传入——以<重学>为中心的比较研究》以《重学》为中心,并对当时编译的其它与力学相关的著作、汇编丛书、课艺等文本进行分析研究,探讨西方经典力学知识传播的广度、深度以及西方经典力学在中国传播的特点,重点从中国人理解西方力学的视角来研究在中国传统知识背景下对全新的西方力学知识的体系、方法的理解与重构,揭示影响西方力学知识在晚清传播与接受的内在因素,说明西方经典力学在晚清传播的程度。

精彩选读:晚清科学史研究的一种视角:翻译与传播

西方科学在中国的传播经历了两次西学东渐,一次是明末清初,一次是晚清。从明清两朝接受西方科学的历史来看,中国人对西学的理解和看法似乎经历了这样一种进路:从抵制到接受,从物质层面到学理层面,最后到全面接受西学。与此相应地,经历了从“西学中源”到“会通中西”最后到“全面西化”的融汇中西文化的尝试。在这一过程中,晚清(1840~1911)西方科学的译介与传播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为它既不同于明末清初的“会通”时期,又不同于20世纪20年代之后的全面西化时期。这一时期,西方科学传播的深度、人们看待西方科学的态度和理解西方科学的程度如何,则是理解中国科学近代化历程的关键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学者对西方科学的理解与接受程度,是理解西学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的一个重要方面。正如费正清在《剑桥中国晚清史》导言中所言:“虽然历史学界关注的中心问题,每个时代各有不同,但就这个近代而言……一个需要阐明的重大问题就是外来影响的程度和性质。”然而,西学东渐研究的欠缺之一是:“西书内容有待于进一步清理。许多西书,人们只闻其名,不知其实,其译自何书,内容如何,与原书有何区别均不甚了了。”因此,迫切需要对西方科学译著的内容、底本,以及译著与原著的差异等方面进行研究。

就力学而言,在西方科学中是最早独立的学科之一,并成为近代科学革命的先导,在晚清的科学传播中,力学也是最早传入的自然科学学科之一。系统的经典力学知识从晚清开始传入中国,《重学》即是这一时期传入的第一部完整介绍经典力学的著作。《续修四库全书·子部·西学格致类》称:《重学》之后,传播力学知识的书籍“后无继者”。事实上,从1859年《重学》刊行到二十世纪初的近50年期间的译著中,所包含的力学知识都没有超出《重学》的范围。在晚清经典力学知识的传播中,《重学》是系统的经典力学在中国传播的开端。从现在的研究来看,对这部力学著作的研究尚不能令人满意。虽然涉及到晚清西学传播的著作和研究论文都会提及该书,但是具体研究不多。即使翻译研究,也并没有真正深入到原著和译著内部,没有深入地对照原本与译本,因而也无法知道译文与原文的差异,似乎默认译著与原著在内容、知识体系、叙述的逻辑结构上是等同的。这是对这一时期译著的研究普遍存在的问题。因此,到目前为止基本不清楚这一时期的译著与原著有何差异,也不清楚译著体现了怎样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

本书从微观的角度选取了《重学》为主要研究对象,从两个方面、三个层次对晚清编译的有代表性的西方力学著作展开全面分析。两个方面,一是西方力学知识的译介与传播;二是中国人如何理解、接受和运用这些知识。三个层次,一是传入的力学知识,特别是以前未曾注意到的一些知识;二是这一时期不同时间段的物理学著作中力学知识的体系、方法;三是编、译著作与原著的差异。重点从中国人理解西方力学的视角来研究在中国传统知识背景下对全新的西方力学知识体系、思想方法的理解与重构,揭示影响西方力学知识在晚清传播与接受的内在因素,说明西方力学在晚清传播与接受的程度。本书的关键词是晚清力学译著《重学》的“翻译”与“传播”,属于晚清物理学史的范畴。“翻译”从字面上看,似乎属于语言学研究的范畴,而不是科学史研究的主要内容。本书作为科学史研究为什么把“翻译”作为一个重要的方面来研究,需要先有个交待。

首先,翻译并不是一种纯粹的文字转换活动,而是一种话语在另一种文化中的重写和再创造。同时,翻译活动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它涉及的因素多、范围广,既包括知识和语言,又与文化相关联,是一种跨文化交流的活动。译者就是要在两种文化之间搭建起沟通的桥梁。而科学翻译,特别是早期的科学翻译还涉及当时译者及读者的知识背景、知识结构、表述方式,更重要的是涉及两种科学传统的碰撞、交流,同时也涉及不同科学传统的选择与适应。科学翻译的水平、质量如何,与译者的知识结构、文化素养及科学文化背景密切相关。科学翻译的语言学路径注重从语言学角度,如翻译方法、翻译技巧等方面进行研究,而对翻译过程中译者与原著作者不同的知识背景、知识结构、科学传统在翻译过程中所产生的作用关注不够。因此,与科学翻译相关的许多问题,特别是晚清大规模的西学东渐的许多现象,单单从语言学层面已经不能有令人满意的解释,同时翻译史上的众多现象也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翻译的语言学研究途径暴露出的这些局限,不仅使其他学科理论的介入显得非常必要,更为这些学科自身的发展提供了崭新的探索空间”。

其次,晚清中西方科学发展的水平不在同一个层面上,科学传统也有很大差异。当大量西方科学传入时,中国译者对传入的西方科学还不是很了解,也比较陌生。晚清从英、美等国引进的首批重要科学著作,如《重学》《代微积拾级》《代数学》《谈天》《植物学》《地质学》等等,其底本基本上是当时西方国家的大学教科书或百科全书。这些内容对于西方读者来说并不很艰深,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书中所介绍的知识体系、思想方法、科学传统则都是全新的。对于晚清译者来说,翻译这些著作是对于一种新科学传统中的科学知识的学习和理解。他们在翻译过程中对原著内容的选择、叙述方式的调整、技术术语的厘定,无不体现他们对陌生科学传统、知识结构、表达习惯的理解和适应。译著中对原著内容的增补、删减反映了译入语读者的知识水平和知识传统的状况。因此,把科学翻译仅仅看做是科学信息的传递的观点,其前提是科学的概念和语言在不同文化传统中是普适的,不同文化的科学家会用同样的方式思考和行动,这种观点是有问题的。特别是在中西科学传统迥异的一百多年以前,情况更是如此。因此,科学翻译的研究对于科学史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应该是科学史研究的一个进路。

声明:本文由《山东画报》http://www.sdhbs.com.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