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东画报!今天是:

首届国家期刊奖
连续三届国家期刊奖百种重点期刊
新中国六十年有影响力的期刊

孔八府在青岛

导读: 我生在青岛,可惜那时外公已经过世,母亲在济南山东大学工作。我是外婆亲手带大的,因此跟外婆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小学之前一直生活在青岛,自然就与这儿有各种扯不断的情感与回忆。近来常有旅友在青岛路、江苏路和大学路拍照,每每看到那熟悉的街道和老建筑,都恰似翻开了我儿时的记忆。

2019年8月,青岛晚报刊登了一篇《孔子后裔与近代青岛》的文章,让我对孔子后裔在青岛的足迹有了一些了解。恰巧文章第一张配图是我外公在青岛居住过的老宅青岛路1号,现在为“南园孔子纪念馆”。还有一张是外公外婆健在时的全家福,应该也是最后一张家人比较齐全的全家福了。

现在名为“南园孔子纪念馆”的青岛路1号

外公孔祥勉、外婆于苹芗健在时的全家福 

我生在青岛,可惜那时外公已经过世,母亲在济南山东大学工作。我是外婆亲手带大的,因此跟外婆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小学之前一直生活在青岛,自然就与这儿有各种扯不断的情感与回忆。近来常有旅友在青岛路、江苏路和大学路拍照,每每看到那熟悉的街道和老建筑,都恰似翻开了我儿时的记忆。青岛人将康有为先生对青岛的评价“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不寒不暑,可舟可车,中国第一”归纳为“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八个字,确实非常贴切。或许正是这风姿卓绝的景色吸引了闻一多、梁实秋、沈从文、老舍等这些文化大家在此安家、工作和写作。但岛城春天风大夏季潮湿也是事实,离开了沿海一带,进入四方、李沧、城阳等老城区,城市景观、规划和发展也确实与描述不符。 

青岛的春天来得较迟,直到四月中旬至五一前后,八大关的碧桃、海棠和中山公园的樱花都已盛开,但气温仍会低到让游人瑟瑟发抖。不过此时的岛城才刚刚开始显现出那楚楚动人的婉约,海边轻雾缭绕、小海鲜味美汁肥。夏季更是游人鼎沸、车水马龙,来自各省旅游大巴上、各种口音的游客上下穿梭于各个景点,偶尔也留下一堆食品包装和泡面纸盒,平添一丝不堪忍耐的杂乱;啤酒节的酣畅配上烤串的火热令小伙们热血沸腾,扒掉短衫露出膘肥的啤酒肚,吓得南方姑娘避而远之,青岛小嫚则毫不在意频频举杯,摆出一副谁怕谁的架势。秋天是青岛最美的季节,孩子们开学后游人骤减,海水在秋阳的照射下变得湛蓝、平静而温存,街道因人少突显宽敞而从容。从历史看,至2020年,青岛也仅有128年的建置史。或许是得益于那些文史大家创作的很多作品的宣传,这城市被赋予了不少骄傲且具时代感的海边元素,从而蜚声海内外。

青岛路旧影 

青岛路就坐落在老城市南区,它是青岛唯一一条正南正北的路,此路只有①号门牌,再无其它。因此,被岛城人称为门牌号最少的“指南路”。当年“孔八府”的继承人孔祥勉就生活居住于此,他就是我外公。


青岛路1号

青岛路1号是一座与众不同的德式建筑。解放前曾为德国领事馆,后被我外公孔祥勉,字士劝(公元1895—1957)购得。因我外婆于苹芗,字南滨(公元1898—1967),故外公将府宅取外婆名中“南”字,命名为“南园”,与外公在昆明东四街的住宅和重庆南岸黄山住宅保持一致,南园者南滨之家园也,表达了外公对外婆的尊重和他们在颠沛流离间的相亲相爱。解放后此楼几经磨难与转辗,期间甚至差点被大火烧毁。

“南园孔子纪念馆”(摄影/王慧思)

当年,我作为外公留在青岛居住的唯一后代,见证和办理了从1984年落实政策归还产权,至1987年捐给政府办“青岛南园孔子纪念馆”的全过程。后来幸许是天意缘分,我的办公室又被安排在父母当年结婚时的西南角房间。去年公众号“青岛城市档案”在文章“青岛咖啡饭店,老青岛难以抹去的记忆”里,找到了我父母在“青岛咖啡饭店”结婚时的请帖和母亲的照片,对当年婚礼的隆重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清晨推开父母婚房的窗户就能够感受到微咸的海风,放眼望去栈桥和小青岛近在咫尺,能看到海鸥从海边沙滩飞至太平路边上空,向游客展示雪白的躯体和翱翔的舞姿,也能看到沿街种植的松柏在海风的轻抚下婆娑摇摆。时有晨跑者掠过,时有游客漫步或凭栏远眺,与海面上驶过的小帆构成了和谐、轻松、闲适、凝静的画面。

父亲由其文、母亲孔令仁的结婚启事和留影

青岛路1号,于公元1899至1903年间由德国律师、公证人曼弗雷德·齐摩尔曼出资兴建。曼弗雷德·齐摩尔曼20世纪初来到青岛,除了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他还相继担任了“青岛一所公共医院协会”的秘书长和登山狩猎等多个民间协会的负责人,应该是个性格开朗、积极活泼的律界精英。1914年11月,日军攻占青岛,齐摩尔曼成为战俘并被羁押在日本的俘虏营,期间受了不少折磨。出狱后很快将青岛路1号在1917年卖给了一个担任驻华领事的俄国人,随后回国。自1926年12月起此楼被德国政府租用为德国领事馆。1945年纳粹德国战败,将德国驻青岛领事馆关闭。1947年我外公孔祥勉购买了这栋洋房安家,成为外公外婆在青岛的府宅。

德国驻青岛领事馆

由日本驻青岛总领事馆 (今广西路 德华银行青岛分行旧址)看青岛路1号住宅(1938年)

该建筑占地面积1608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400平方米(含阁楼和后院)。前后院共有两个门,前门进人、后门进车,砖石木结构。主体两层,另设阁楼和地下室。从前门拾级而上,最先跃入眼帘的是花园和花岗石砌成的建筑主体入口。建筑体大门右侧突出部分为八边型的三等边,至顶楼则呈完整八边形尖塔。中间山墙是上下两排长形双开大窗,可从多个角度眺望海边栈桥、小青岛和太平路。中间山墙呈花式上翻波浪状,以凸显高度。主体大门入口设在西南面拐角的凹入部分,门侧用大块花岗石砌至一层顶部。一楼进门是宽敞的迎客厅和通往二楼的转式楼梯,右手南面为会客室和招待厅,厅内是小长方形拼花柚木地板,中间以入墙式拉门隔开,需要时打开拉门即可成为聚会大餐厅或舞厅。东南面为花房和书房,有侧门通往花园。北房间为客房,德国领事馆使用时作为财务和档案室,门窗进行了加厚加固处理。沿木制盘旋楼梯拾级而上至二楼房间,为主人和家人卧室,我父母1948年结婚后就居住在二楼西南角上面有八角顶楼的房间。楼内几乎每个房间都有护墙板,板上均有不同图案的精美镂花,但从镂花图案看应该是后期加装。德国进口水晶吊灯和暖气片嵌入墙内,使得房间温暖明亮。北面后门小楼梯可连接顶层阁楼和地下室锅炉房与储藏室,同时方便后院车库、洗衣房和佣人房进出。楼后还设有后花园,一墙之隔是网球场。后门较大,主要方便汽车出入。这栋别墅历经沧桑在风雨飘摇中竖立了100多年,让我想起果戈里的一句名言:当歌曲和传说都缄默时,只有建筑在说话。


孔八府

外公孔祥勉,为孔八府掌门,他实际在家中排行老四,族内喊他“四叔”。但按孔族礼教,外公因早年过继给大伯孔繁治,所以就按长子长孙来继承八府。在曲阜,孔家人说起“府门头”,无不肃然起敬。可见除历代衍圣公的府邸-—孔府以外,包括孔八府在内的十二府在孔族内也享有很高的名望。但由于六府、九府、十一府从未建府,是虚的,因此孔府近支实质上只有九个府宅。孔八府,是六十九代衍圣公孔继濩(音:hu)字体和(曾有红学研究者推测他是《红楼梦》第五十三回描述的与贾府世交的衍圣公孔继宗的原型)他的三胞弟孔继炯在清乾隆初所建。因其在同辈堂兄弟大排行中位居第八,当地人称“八老太爷”,所以宅名被称作“八府”。

由于孔八府传人世代在外做官,因此孔八府被当地称为“官八府”或“洋八府”;又由于在外做官荒废了田地,因此也被称为“穷八府”。外公早年攻读北京工业大学机电专业,毕业后在山东济南工业学堂任教,后任济南和泰安两地电灯公司的机电工程师,成为名噪一时的电业专家。当时济宁、藤县拟开办电灯公司,遂请他担任筹办、设计和安装总负责人,开创了这两个地区最早用电的历史。1942年调任中央银行业务局任一等业务专员,完成了从电力工程师到金融界的转换。直至抗战胜利,应时任中国实业银行董事长傅汝霖邀请,赴山东青岛任青岛实业银行总经理,后又兼任农工银行总经理和青岛银行公会理事长。

孔八府与衍圣公府一直关系密切,因为外公的母亲劳湘(京师大学堂总监劳乃宣之女)不仅善于诗词、知晓天文、精通音律、擅长数学,并且著有《运筹学》,是早期汉语拼音ㄅㄆㄇㄈㄉㄊㄋㄌ(bo、po、mo、fo、de、te、ne、le)等40个字母的创造发明者之一。文理双优,治家有方,在孔族中威望极高且颇受敬重。在第七十七代奉祀官孔德成出生前,其母陶氏夫人专门派人把曾外祖母劳湘请回曲阜监产,因此曾外祖母是孔德成诞生的第一见证人。从那时起,孔八府就与衍圣公府保持着比较密切且特殊的联系。同时八府祥字辈人才济济,在外均已崭露头角,威望很高,又都在在北京、天津、济南等大城市居住,衍圣公府需要采办“洋货”,大多由八府代办。1935年,日本东京汤岛圣堂(即孔庙)重修完成,日本方面邀请孔德成前去参加落成典礼。当时的国民政府恐日本人乘机扣留孔德成加以利用,所以指派外公孔祥勉以族长辈身份代表孔德成出席。我表弟龚军(十姨孔令娴之子)2018年在日本费尽周折找到了当时落成典礼的录像,并刻成光盘寄回国内,留下了非常珍贵的资料。

曾外祖母劳湘的父亲劳乃宣(1843-1921),曾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兼学部副大臣

孔祥熙(1880—1967)山西太谷人,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因系同宗,就称外公为族弟(有些搜索引擎显示外公为孔祥熙之弟是不准确的)。他曾委托外公向曲阜查找他祖上流寓山西的经过,后根据上溯几代的名字考证,查明他这一支原属60户中纸坊户的第47户,于第五十六代时迁往山西,是孔仁玉的后裔。由于自乾隆年间孔族长时间没有修订家谱,所以至孔德成主持修谱时才得以续谱。

1943年11月1日,我大舅孔令朋在重庆举办婚礼,孔德成以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的身份担任主婚人,负责接待政府和地方重要客人。而孔祥熙则以财政部长的身份担任证婚人,当天恰巧是他就任财长10周年,在致词中,开头就说:“今天令朋大婚,达生(孔德成字)也在,我们孔氏三代都是一家人。”孔祥熙接著说了一个故事:他在1937年任国家特使在英国参加英皇加冕典礼时,泰晤士报刊登了一幅漫画,画了一株大树,旁倚一支矮小蘑菇,解说是英国皇室虽历时久远,但比起孔族,犹如蘑菇之比大树。可见儒家思想和孔氏家族在历史长河中源远流长的重要作用。


孔子第77代孙,袭封31代衍圣公孔德成

前面说过,我出生时外公已经过世,我是在外婆于苹芗的教育和抚养下长大的。那时母亲随山东大学搬到济南工作,父亲是“右派”,每天除了上班就被批斗,只有外婆给我精心的呵护。后来作为外公外婆在青岛居住的唯一后代,我见证了青岛路1号这栋府宅的坎坷历史。

孔八府长房长孙孔祥勉(外公)与妻子于苹芗(外婆)及孩子们的合影,

左四为孔令仁(母亲)五岁的时候

那时外婆和父母已被赶出青岛路1号迁移到安徽路17号(已拆除),后又被迁到江苏路49号丙。我生在这长在这,因母亲不在身边,外婆对我几乎百依百顺。外婆的父亲于洪起曾留学日本,回国后在京城教书,1917年追随孙中山在广州发起护法运动,参加临时国会,任国民党中央监察院委员。他擅长书法,行楷参以魏碑,尤以草隶见长。生长于斯,外婆将孔家和于家的家教礼节和许多做人道理,自然而然植入了我幼小的心灵。江苏路49号是青岛纺织大亨李云阶所建,他解放前应该是青岛绒布厂老板。此楼其实为甲、乙、丙三栋连体小楼,顺山坡而建,甲、乙在下,丙在江苏路上面。这房虽小,但沿街有四株樱花,院内有丁香和梧桐树,每到春天花香四溢,外婆也是因为有这些树才同意搬迁到此。独特的方形大门最近竟也成了很多网友的打卡圣地。我们的居住面积仅有青岛路1号的十几分之一,但这里却留下了我对外婆的所有思念。在落实政策前我没在青岛路1号生活居住过,记事后只能从外婆回忆中了解不少外公和“南园”的往事。那时因父亲在人民银行(现工商银行前身)工作,我就被送去了银行幼儿园长托班,周六晚才被接回家。幼儿园在平原路与沂水路,解放前曾是美国领事馆,距离青岛路只有几百米距离,老师带我们出游去海边都经过青岛路1号南园,知道那是外公外婆和爸妈曾经居住的房子。


青岛南园孔子纪念馆

从1987年捐献至2019年8月,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输入“青岛南园孔子纪念馆”,地图都可以给出准确的导航路线。但当您找到那里,又保准又会吃到闭门羹。从众多网络留言中,也能看出从1987年捐献至今的这些年里,南园孔子纪念馆的境遇。从最初的挪做办公、对外出租办公司收房租,至2006年左右甚至还有某位领导把整栋房子进行了改装,变成了富丽堂皇的高档“会所”,作为各类豪华宴宾接待使用,期间完全脱离了孔家当时捐献的目的和初衷。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腐倡廉政策的持续落实,直至2019年,青岛市政协本届领导人才将纪念馆重新开馆提上日程。

“南园”全景

1984年政府落实政策归还南园时,是我去办理的所有手续,当时楼内和后院平房大约有十三四家住户,每户4至7人。楼内所有房间都被间隔成类似现在的“包租屋”,因房间很高,就有房客在屋内搭建了两层的“吊铺”以扩大居住面积。天花板被各色电线和各种水管缠绕;交织密布,屋内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我收房的春节前,阁楼西面住户因用火不当引发火灾,把房顶烧了个大洞,幸亏救火及时才保住了全楼。记得收回第一户是一楼客厅,我请两个同学帮我一起把屋内乱七八糟的垃圾运到后院,整整干了两天。收房总过程历时超两年,仅垃圾就运出去好几十卡车。每当夜色降临都会有拾荒者和恋人们翻墙进来寻一时的栖身之地。楼内常常上演真实版“猫和老鼠”的追逐游戏,甚是恐怖。那年我月工资大约50元,要维持那么大房屋的维护显然力不从心。没办法,我只能作为“守夜看门人”坚持了两年多,这种心里阴影导致我至今不愿住大宅,更不爱住别墅类的豪宅。

1986年家里人看我实在难以坚持,母亲孔令仁就约定和大舅孔令朋、大姨孔令和、九姨(大排行)孔令智、十姨(大排行)孔令娴、十舅(大排行)孔令傡、小舅孔令多等兄弟姐妹八人齐聚青岛商量研究外公的这份房产——南园的安置问题。那时大姨孔令和在美国之音做主播,表姐董恺悌是美国ABC电视台著名华裔主持人。当时海内外很多朋友和企业都看好这栋极具历史价值和实用价值的房产,开出的购买金额非常可观,这对家族内的每个人无疑都极具诱惑和吸引力。但从他们争吵辩论的声音中,能够隐约判断大家意见不太统一。如果按利益最大化卖掉房产其实无可厚非,毕竟除大姨孔令和外,其余家庭那时都不富裕,文革中又或多或少遭受过不公正待遇,卖掉外公留下的房产(当时估值5千万,现时估值约3亿)或将彻底改变家族中子孙三代人的命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争吵声慢慢平息了下来。为完整保留外公外婆在青岛居住生活过的印记,也为留存下孔八府在青岛有内容、有实质内涵的文化烙印,最后家族兄弟姐妹八人一致同意:将青岛路1号捐献给青岛市政府,并取名为“青岛南园孔子纪念馆”对外开放,使青岛多一处历史人文景点、添一些孔子后代于此的印记。然而,未曾想孔家八府兄妹八人的此次相聚竟是他们最后的团圆。

事实证明,以大舅孔令朋为代表的孔氏八兄妹这个决定是非常英明非常正确的,他们的善举不仅展现了外公作为孔八府掌门的遗愿,更重要的是把儒家思想的核心:仁、义、礼、智、信留在了青岛,更为年轻的岛城与孔子的文化和孔族的足迹进行了实质性的链接。(图片由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 王立群)

 

 

 


  • 上一篇:
  • 下一篇: